忍者ブログ

満天の絢爛

我那充滿幸福的小屋


春來三月天,去吧!就這樣,撇下妻兒孑然一身來到皖江小城安慶。
源於異鄉的希冀吧!埋藏夢想,在世間行走於江北、江南。夢想和現實一旦發生碰撞時,我能做到的,是經常散步江上岸邊柳蔭下,遠眺流水浪花隨江上船隻快樂流去,流向了海。
那些日子,小城無論是透明的白天還是暮色降臨的夜晚,我釋懷了很多,理解了生命的意義,夢想、現實、挫折和努力是我唯一的行李,支撐著我異鄉行走的心路。
清晨,南方小城問候北方的人兒!昨天你灰心了嗎?我向遠方天際的朝霞揮揮手!快樂依然相信自己,明天走出去,天依舊是憧憬的藍。
三月陽光拉扯不住小城流淌的時間,做工還沒有順暢呢!四月天,偷偷的、悄悄的來了。
四月恰巧在朋友的幫助下,奔波幾天淋漓春雨的日子,就放下了穿梭於小巷青石間的腳步。總算租了一間滿意的單身公寓,不高在樓的二層,門在北、直線對著窗。環顧四周,還好,十幾個平方米,有廚房、有簡樸的洗手間、房間左邊有一樓梯直通上面閣樓,對於這個小小十幾平方米的享有權,確切的講是一個美麗的小屋,一個暫時歇憩的蝸居吧!
那天朋友間的言笑和小屋洋溢在一起,粘貼在牆壁上都是幸福的,漂浮在閣樓上那晶瑩剔透的空氣都是溫暖的。莫名的感悟,對溫馨的小屋產生了依賴、好感。
南方天氣時常落雨潮濕的。房東熱情不時的提醒,把兩扇窗散開,透氣通風。
四月春色自是更好。傍晚,散開那扇玻璃,映出了落日淡淡紅霞。天想黑了,我不時的倚靠在窗前、不時的臨窗而坐。你看,那扇窗,不停切有規律的晃動著。窗前有風掠過,撲在身上有點涼,風,仿佛輕聲細語:增添一件春衣吧,小心他鄉著涼!風,掠過窗外綠色的叢林,那嫩嫩的枝葉似乎有點慌張。瞧,迷蒙新鮮的遠處,成對鳥兒不是回巢了嗎?似乎有點澀羞,仿佛我變作了它們其中的一只,往後我們是朝夕相處的鄰居!那晚心情愉悅如醉了。
窗外,重重夜露濕濕的,看看星辰,近處星兒像可愛的螢火蟲爬上了月夜,泛著眼睛,隱隱約約點亮了透明的春夜。你看,窗前那一顆星兒泛了泛了眼神,仿佛和異鄉人打著招呼,北方的人兒,什麼時候來的南方?我悄悄的笑了!
深夜,萬點星子從近處至遠處,顆顆閃爍又像是一盞盞小燈籠帶著笑臉俯視燈紅的人間,仿佛照亮著明日行走的路程。
走到床前,輕輕的拉好被子,躺在床上。你看,窗前淡淡的月華進來了,趁著夜色朦朧,在枕邊便拿出幾本書細細閱讀。捧著書本在暗黃燈下能聞到書香。讀到深夜至情處,似被一只鵝絨般溫柔的纖指輕碰到,這種愉悅不斷放大盈滿,是幻覺嗎?今晚,讀書的夜,我客居溫馨的小屋美得像夢一樣似的。
我習慣了小城夜的寂靜,躺在床邊看窗前的月光,月光真好。照亮我的窗前,想必也投影著你。月光真美,投滿我的小屋,能照亮你的窗嗎?
我喜歡小城寂靜的夜色,躺在床上看月光的壁牆,想不起明天淡藍的事了,我倦了,你看,窗前眨著眼睛的星光也倦了。
清晨,半掩的窗子映來了,天仙似淡紅的朝霞,輕輕的折射在我酣睡打呼的臉上。醒來,暖暖的,跳下床,推開窗子,我佇立窗前,想大聲的呼喊什麼來,又怕驚動了比翼雙飛的雀兒和細軟的鳥聲。我沒呼喊,只是伸開了有力的雙臂,去擁愛著金色少女般的驕陽。我忘記了時間的流動,我忘卻了自己。
小屋是靜寂的。走出屋外,我又和往常一樣穿梭於金色的陽光下,憧憬著美好的未來!
午夜,坐想起最可親近的舊事,那年春天,窗外一切新鮮、明亮可愛的風物,還有當初小城陽光下的足跡,依舊是那樣的快樂!
想起我的小屋,幸福依然蕩漾在嘴邊。
喜歡一個人的行程,喜歡感性寫文。喜歡和自己不同思想的人聊天,喜歡一個人品茶,一個人沉思。喜歡簡單做自己,和簡單的生活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